大家都在热议的“新基建”,究竟是什么?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和全球经济下行压力,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指出,要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要注重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一时间,“新基建”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



新基建是什么?如何用?怎么建?围绕相关问题,《瞭望东方周刊》、瞭望智库于4月14日在京召开“新基建:新概念与新路径”专题研讨会。

1

新基建“新”在哪?




在新冠肺炎疫情和全球经济下行压力下,新基建起着赋能经济增长、提振社会信心的作用。目前,各方对于其内涵及外延有着多样化的解读。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贸易学院教授王健认为,新基建是围绕未来数字化生产生活和商业创新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应具有普惠性,基于新基建发展起来的新商业模式,要惠及各个社会基层,这需要政府给予企业一定的支持。

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行业拓展部营销总监何训认为,新基建包括数字基建和对传统基建的数字化改造,范畴涵盖“数字基建+公共服务基建”,其“新”主要体现在新理念、新形态、新格局、新生态、新模式上。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城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高翔从城市发展的角度对新基建进行了解读。新基建的“新”体现在新技术、新需求、新模式。随着新经济的发展,城市发展逻辑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城市建设要面向对人的服务,产业发展也需满足对各类人才的需求。他提出,在推进新基建过程中,要面向城市、面向产业、面向创新,也要注意人才赋能的重要性。

商汤智能产业研究院院长田丰认为,城镇化(超级城市群)、新工业化(智能制造)、智能化(AIoT)是新基建的“三驾马车”。他提出了“智能新基建”,并认为其未来发展有十大趋势:新型智慧城市未来将实现自调度资源、自优化公共服务;智能新基建的加速建设,会成为经济振兴周期的起点;智能经济将带来显著的“降本增效”效果;媒介变革技术、网络变革技术和计算变革技术将实现叠加;新科技推动新商业;视觉物联网将成为新商业基础设施;智能新基建应具有超前性、普惠性、众创性;人工智能超算中心的建设将利于数据爆炸时代的智能商业转化;人工智能训练平台可以承担“智能新基建平台服务商”的角色;在老龄化社会,劳动力出现短缺,这是智能新基建未来应用上的必答题;“智能+”将参与到应急医疗和全民教育,建设智能社会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

2

新基建怎么“用”?




新基建作为广泛拉动新经济发展、支撑新业态成长的力量,有哪些应用场景?实现路径如何?

王高翔认为,从城市发展的视角来看,布局新基建可以解决城市存在的问题,有效激活“城、人、产”的发展逻辑,同时为城市发展创新提供更优渥的土壤。

科大讯飞智慧城市总工程师江志国表示,在城市层面,新基建将推动城市化和数字化、智慧化的深度融合,促进城市的高质量发展。这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新基建利于数字政务的普及和升级,在民生和公共服务上实现更加以人为中心;第二,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末端事件发生时实现快速响应,在社会治理上实现更加以事件为核心;第三是随着数据量增大与数据分析速度的加快,管理决策上将更加以数据为支撑。

5G网络建设是新基建中的关键领域,哈工大机器人集团高级副总裁、总工程师于振中认为,加快布局5G,将给机器人产业带来很多机会,利于机器人云端计算发展。目前,我国在机器人云端计算方面已具备一定基础,随着5G的发展,未来机器人在应用成本降低的同时,处理能力则会加强。

北京中航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田刚印表示,新基建的加速建设,将更加利于无人机行业的发展和创新空域管理方式。在无人驾驶时代,无人系统大大降低驾驶难度,航空级无人机发展速度可能比无人驾驶汽车更快,航空级无人机可以成为新的出行方式。

他提出了一个极具想象力的应用场景:借5G、大数据和空天一体化网络,空域使用理念将发生变革,很有可能在应用上实现创新飞跃,比如用几千块钱的成本开通空中的无人机“高速公路”。



3

新基建怎么“建”?




目前,新型基础设施配置不到位、跨区域和跨行业数据流动不畅、数字经济和数字技术相关软环境不够优化等问题,仍在制约数字经济发展。在加快新基建的过程里,有哪些“血栓”亟待疏通,才能有效赋能新经济?

王健认为,新基建要注意打破封锁格局,具备一定技术标准,实现跨地区、跨行业的技术整合效应。目前基于互联网和数字化的生态体系仍存阻塞点,因此新基建既要有硬件建设,也要注意网络软环境建设,如云计算服务体系、大数据服务体系、数据隐私和数据流动相关的法律制度及商业环境营造等。

江志国表示,目前还存在一些妨碍数据化基础设施应用的问题:第一是观念问题,第二是现存设计上需要改变,第三是人才培养问题。

平安成科品牌总监陈宁表示,目前的互联网生态体系中,关于公开注册、简化流程,电子认证、电子证照、电子流程和电子招标手续这些方面,B2B平台还无法做到像2C平台一样便捷。新基建的建设需要时间,要有标准、要共享、要整合,同时,科技正在飞速发展,但将科技成果转化为企业收益,仍是产业层面上的巨大挑战。

4

如何打通现存阻塞点?




何训建议,要以共建机制促进多元化运营,以共享方式推动新基建的建设发展,以共赢的市场化机制让新基建赋能经济,以共商机制促进融合。

在新基建布局上,何训认为可以这样做:加强新基建国家队建设;进一步繁荣新基建的社会生力军;进一步加强融合;建设标准和规范,如数据互通、网络安全的标准和规范。

王高翔提醒,加快新基建要把握好节奏,注重科学理性决策,在小步迭代的同时适度超前,为未来五年到十年的城市发展、产业创新提供一定动力或超前的场景供给。

商汤人工智能产业联盟秘书长吴坤从对“智能新基建”的发展需求上,提出三点建议:未来要加强人工智能超算中心建设,继续夯实通用算力基础,提升计算加速能力;提升计算凡在能力,提升端侧基础能力;建设协同生态能力,推进人工智能生态圈建设。

吴坤认为,新冠疫情让人们进行了一次空前的数字化强制体验,使人们更加意识到新基建的建设意义。新基建经济价值需要新的计算方式,未来很可能出现数字经济的全新计算方法和指标体系,从而计算新基建到底带来多大价值。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