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爆发!这个大动作,让广州坐到了头等舱


中国新基建爆发的前夕,广州再开全国之先河,饮一杯头啖汤。


6月8日,位于广州的南国都市频道正式开播,这是全国第一个获国家广电总局批准开路播出自办4K超高清频道的城市,广州广播电视台成为全国第一家开路播出自办4K频道的城市台。



所以,广州人将率先体验4K时代的惊喜!


南国都市频道的定位是“美好生活、时尚湾区”,开设的4K栏目包括:带有娱乐色彩的生活资讯类节目《花漾生活》、萌娃脱口秀+成长秀的少儿节目《神奇宝贝》、讲述广州营商故事的高端访谈栏目《营商论道》,还有超高画质品质的大湾区美食指南《揾食珠三角》,精品文化阅读节目《开卷》等。


01


4K电视是什么意思?简单来说,就是屏幕分辨率达到3840×2160像素的电视机产品。在4K的高分辨率下,画面清晰锐利连头发丝等细节都能看见,给人身临其境的沉浸式体验。传统的全高清分辨率是1920×1080,高清则是1280×720,分别只相当于4K电视的1/4、1/9。


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当年的高清让人回不去标清,如今的4K又让人逐渐抛弃高清,硬件的升级是不可逆的,就好比用惯了5.8寸的iphoneX,就再也不会用3.5寸的iphone4。


更重要的是,4K绝不仅仅是一次观赏体验的升级,更是一次基础设施的升级,就好比手机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飞跃,背后是整个产业链的革命。


首先,4K信号的传输,依赖于传输速率更高的信息技术,这就需要5G技术的大规模使用。


其次,4K内容的播放,依赖于更高清的显示设备,这将刺激新一代面板技术的研发,以及4K电视机大规模投入市场。


再者,4K需要专门的高清内容,这对内容生产端也是一次革命。


在此意义上,南国都市频道开播的意义,不仅仅是多了一个电视频道,而是以此为切入点,向大众普及4K电视的视听体验,带动视听领域的消费升级,并以此为钥匙,撬动5G技术、新一代显示面板,4K电视机以及内容制作的上下游产业链爆发。


广州国际媒体港


这可是一个万亿级的大产业,而且广东早已抢占先机。广东4K产业有多牛?这些数据可以感受一下:


首先,广东是我国最大的电视机生产基地,仅2018年,广东四大彩电企业(TCL、创维、康佳、广东长虹)的4K电视产量达到2195万台,产量2195万台、同比增长30.8%,占全国产量的50%。


4K电视依赖的新一代面板技术,也集中在广东。随着富士康10.5代面板落户广州,70多家上下游企业已经投资落地,打造从玻璃到显示面板再到整机组装的完整产业链。目前,广东4K芯片出货量全国第一、显示面板产能全国第一,逐步形成了4K“大品牌”、“大产业”。


4K电视所依赖的新一代通信技术——5G,也在广东,这个不用多说,华为是5G技术的底层搭建者,没有华为,5G不会那么快。


4K节目内容不足,曾是制约产业发展的一大掣肘。为此,广东大力加快4K内容供给,2019年全省可提供4K节目时长已达11546.35小时,较两年前增长了20倍。代表作有《通海夷道——丝路的岭南文化》《白蛇传·情》《深圳河》等节目。


在内容制作上,广州广播电视台还将重点依托花果山超高清视频产业特色小镇和4K超高清南国都市频道,全力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粤语音视频文化生产播出平台、4K超高清内容产业制作孵化基地,不断完善4K产业链、布局8K创新链,助力广州走在全球4K产业链的前排。


花果山超高清视频产业特色小镇


目前,南国都市频道已完成4K超高清“拍摄-制作-播出”生产链路的技术建设和试运行,确保播出的节目100%达到总局制定的4K标准。节目储备超过400小时,确保文化生活类节目在日播节目总量中不低于60%,达到了国家广电总局对频道开播的有关工作要求。


也就是说,从5G技术的底层搭建,到终端的面板与4K电视,再到节目内容的制作与播出,有望在广东形成一个4K产业链的闭环效应,而且一定是国际最高标准,因为5G、4K在欧美等发达国家,也是刚刚起步。


改革开放以来,广东一直是中国ICT产业的领军者,在家电、手机、无人机等消费电子领域,广东都是一骑绝尘般的存在,以至于每年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全球消费电子展会(CES),基本被广东制造承包。所以,基于ICT架构的4K产业链从广东萌发、壮大,再正常不过。


02


文明的竞争,首先是基础设施的竞争。


人类历史上的每一次经济与文明的大飞跃,几乎都是从基础设施的升级开始的。


公元1500年的世界,和公元前500年的世界差别很小,因为基础设施几乎没有进步。


巨变的起点是欧洲的工业革命,它带来了基础设施的一次又一次升级,从煤炭到燃油再到电力,从公路到铁路再到航空,推动人类生产力以及物质文明的一次又一次飞跃。


然而,同时期的中国,没有意识到基础设施的重要性,吃了大亏。


1865年,英国商人杜兰德在北京宣武门外沿着护城河,修建了一条一里长“展览铁路”,这是中国出现最早的一条铁路。不久,清廷以“观者骇怪”为由,勒令拆掉。


1876年,上海怡和洋行英商在未征得清政府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修建了淞沪铁路,全长15公里,经营了一年多时间,这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条铁路。后来清政府用28万两白银将其赎回,然后拆除。


一个国家,如果对基础设施的升级说不,代价是极为惨痛的。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在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之下,清廷毫无还手之力。


新中国成立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彻底醒悟,以最快的速度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基建狂魔”,我们修建了全球最恢宏的高速、高铁、机场、港口、跨海大桥,并通过这些基础设施,构建了一个超大规模的单一市场,实现国民经济40年高速增长的世界奇迹。


南沙港


论对基础设施的理解,以及对新型基础设施的敏锐和渴望,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与我们媲美。


更让人兴奋的是,天的中国,即将开启又一次全新的基础设施升级而且这一次,中国实现了从学生到老师的角色切换。


今年开始,一个叫做“新基建”的热词席卷神州。2020年3月4日,中央重要会议提出,“要加大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


2020年4月20日,国家发改委终于给出了新型基础设施的定义,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


一是信息基础设施,包括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等。


二是融合基础设施,主要指深度应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支撑传统基础设施转型升级,进而形成的融合基础设施,比如,智能交通基础设施、智慧能源基础设施等。

三是创新基础设施。主要是指支撑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产品研制的具有公益属性的基础设施,比如,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科教基础设施、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等。


不同于“铁公基”等传统基础设施,新基建的本质是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区块链、云计算等技术,它们构筑了新时代经济运行的血液循环系统。


从历史经验看,每一次基础设施的升级,都带来城市格局甚至国家竞争力的洗牌。以2008年的大基建运动为例,中国在全球率先实现了高速铁路的普及,令发达国家望尘莫及。在国内,高铁也加速了一批内陆高铁枢纽城市的崛起,武汉、郑州、合肥、长沙都是受益者。


这一次,中国率先吹响“新基建”的号角,有望从学生变成老师,给全球经济带来新的增长点。而在国内,各地也纷纷摩拳擦掌,积极准备。


虎门大桥

作为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广东是我国最早修建高速公路、跨海大桥、城市轨道、城际铁路、高速铁路的省份之一,广深高速、虎门大桥、白天鹅酒店都是那个时代的惊艳之作。


新基建时代,4K无疑是一张重要的入场券,广东将凭着这张入场券,撬开一个全新的万亿级产业链,并在新基建的赛道上继续走在全国前列。


延伸阅读:




目录